聋童家长:人工耳蜗太贵,不少幼儿园惧怕担责拒收孩子

  3月19日,广州3岁男童添添在地铁遗失人工耳蜗引全城注重 。据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数据推算,中国每一年 诞生的新生聋儿约3万余名。需要安设人工耳蜗的儿童多属于重度听力残障,最好的手术时间是1-5岁,而要想他们成年后同正常人一样说话工作,则植入年岁 需在3岁曾经 。

  “感觉天要塌 我从没想过我孩子会是聋哑人”

  在广东省人民医院耳鼻喉科,记者见到了一群着急 等候 着的爸爸妈妈 ,他们的孩子或是等候 医师 确诊,或是已做完人工耳蜗手术植入的患儿。

  小海(化名)在18个月的时分 还不太会说话,爸爸妈妈 叫他毫无反响 ,情绪烦躁 、脾气不小,还会用头狠狠往墙上撞。不明就里的小海家人赶忙 送小海就医,却被医师 奉告 孩子为极重度感音神经性听损,小海的妈妈说:“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,我向来 没有想到我的孩子会是一个聋哑人。”

  小海的妈妈永远明晰 地记得那个日子——2016年5月18日,那一天小海戴上了人工耳蜗外体机,他安静了许久的世界里终于听到了外界的声音,“听到声音之后他就哭了,哭了足有三分钟,我也跟着他一同 哭,这证明他可以 听到我们的声音了。”

  最让每一个 聋童爸爸妈妈 欣喜若狂的是听到孩子开口呼喊 的第一声。梁大明(化名)的女儿本年 4岁,两岁多她开口的第一个词是“爸爸”,“只需 孩子能开口说话,让我做什么都情愿 。”

  3岁前是聋童恢复听力的要害 期

  人工耳蜗植入今后 ,紧跟着聋童们的,是每天都不能断的恢复 训练。

  在广东省残疾人恢复 中心,记者刚进门便听到清脆的童声。“拔萝卜,拔萝卜,嘿咻嘿咻拔萝卜。”“棒棒冰,棒棒糖,棒棒我最棒。”一岁半的雯雯手里拿着一根玩具胡萝卜,与老师一边互动一边学习声母b的发音,她的妈妈区女士也跟着她一同 唱。

聋童家长:人工耳蜗太贵,不少幼儿园惧怕担责拒收孩子

  雯雯出生之后便被查看 出有中重度听力妨碍 ,区女士居住在白云区,她每天带孩子进行恢复 训练,光旅程 就要花2个小时。

  为了女儿能开口说话,梁大明辞掉了工作,每天早上送4岁的女儿前往恢复 中心,“恢复 训练是8到10点,上完就送孩子去幼儿园。”

  现在 在广东省残疾人恢复 中心的都是0-6岁的儿童,课程分为认知、听力、交流 、言语 几方面,主要是期望 听力妨碍 儿童在进行恢复 训练之后可以融入普通人群,缩小和正常小孩的差距。

聋童家长:人工耳蜗太贵,不少幼儿园惧怕担责拒收孩子

  广东省残疾人恢复 中心副主任李春雨告诉 记者,假设有问题的孩子到了3岁,爸爸妈妈 还没有发现异常 并进行恢复 训练,则听力的恢复将十分有限。

  “社会为什么抗拒他们?他们只是带着耳机罢了 ”

  从2018年开始,人工耳蜗的部分费用由医保抵扣,恢复 训练也无需支付更多费用,然而李春雨坦言:“现在 最大的困难是怎么 提高社会对他们的承受 度,正常幼儿园在接收有听力妨碍 的小朋友上存在困难。”

  “我不知道为什么社会会抗拒他们,他们只是带着耳机罢了 。”小海妈妈告诉 记者,因为 人工耳蜗造价昂扬 ,不少幼儿园会惧怕 承当 丢掉 人工耳蜗的职责 而拒收小海。

聋童家长:人工耳蜗太贵,不少幼儿园惧怕担责拒收孩子

  在几经周折找到情愿 接收小海的幼儿园后,一份免责协议摆在小海妈妈眼前。协议规则 ,若小海的人工耳蜗在幼儿园丢掉 或者是损坏与幼儿园无关,职责 悉数 在小海一方,“我了解到身边植入人工耳蜗的孩子想进正常幼儿园,爸爸妈妈 都要先签约。”

  相同 担忧的还有家长梁大明,“我很惧怕 你们媒体采访,你们让社会知道人工耳蜗这么贵,幼儿园不敢收。”